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28057.com >

抗日老兵口述 昆仑关一个坑就埋了4500名就义兵士 昆仑


发布日期:2021-02-01 04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5年7月30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心政治局群体学习会上强调,“抗战研讨要深刻,就要更多通过档案、资料、事实、当事人证词等各种物证、人证来谈话”,“要做好战斗亲历者脑筋中活材料的收集工作,放松组织发展实地考核跟寻访,尽量控制第一手资料。”

  一路上没有人管伙食,只好自己随意买点东西吃,有时候几颗花生米就是餐。

  1936年3月,我进入中央直属的独破炮兵第六营三连,由于懂打铁,上面部署我在连部做掌工。当时的炮都是靠马拉着走,四匹马拉一门炮,连队里要养马。

  他估算着日本兵距离我们只有500米远了,就大声喊:“赶快着手!炮兵把炮弹换成空爆弹。”本来大炮炮口都是朝上的,连长指挥改成平射,盘算好距离和爆炸时间对着鬼子平射。

  因为屁股上的疮疤痛,我一天只能走二三十里路。日本兵一路在后面追,他们的飞机也一直丢炮弹来炸,我们随时都有被炸死的危险。枪在田家镇就上缴了,想向鬼子来几枪都没有方法,只能老老实实逃命,我之前用的那把枪是可以打五颗子弹的汉阳造,七斤多,加上枪弹一起十多斤重,走路都走不动了哪里还扛得动枪啊。

  炮弹在鬼子的头顶爆开,弹片像下雨一样,他们想跑都跑不了了。炸死了好多鬼子哦,他们就像风吹草一样地麻直(桂林话,意思是一直)倒。

  我讲:“又不给我点药,光在那喊有什么用?”

  [李接福(尹振龙)]

  当时我看见飞机过来,就赶快往旁边跑,我跑得最快,后面还随着和我一起的几个人。我刚跑到一棵大树下,炮弹就在头顶炸开了,那棵树被炸得光溜溜的了,我摸了摸脑袋,头发都被打下来了,一手的血。我当场就吓得哇哇大哭起来。

  哎呀,那个时候一两天不吃东西没关系的。我又痛又惧怕,一边走一边哭。

  到了昆仑关,刚驻扎下来没几天就参战了。当时在前方的是声誉第一师和我们第二??师。

  好苦的啊,一个月才给两块六毛钱。

  从汉口坐火车退却到小火车站楚地塘(音),七八点的时候,鬼子的飞机来了,“咔咔”丢下几个炮弹,火车头被炸到河里,车身有些被炸到田垌里,铁轨也炸得乌七八糟。

  火车走不动了,我们就开始走路。我右边屁股这里长了个鸡蛋大的疮,走路的时候痛得要命。那个当官的骑着马,看我慢腾腾的,就大声喊:“快走吧快走吧,被日本人抓到要杀头的!”

  二

  7点多,鬼子的船开过来了,炮兵接到命令开始向河中开炮,战斗很剧烈,我们用野战炮打沉了鬼子两只汽轮船以后,他们就不敢再过了。后来到了后刚才晓得,政府登报讲,当时日军被我们打沉的有四艘军舰。

  国民日报社论:不忘历史 矢志振兴

  相干新闻

  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今举办 幸存者已不足百人

  参谋长拿起掌钉掂了掂以后讲,你小子还能够嘛。以后诚实点就是。

  媒体:揭穿日本右翼否定南京大屠杀的五大谣言

  我当中士班长就有30块钱了,20块钱的工资,还有10块钱的补贴。平时还常常有其他团部的喊我去帮着打马掌搞私捞,一下就打好了,打一副就给一块钱,我私捞的。其他团部因为马未几,自己没有掌工,就要常常请我帮忙。

  抗战期间,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以上,其中部队伤亡380余万。依照1937年比价,中国官方财产损失和战役耗费达1000多亿美元,间接经济丧失达5000亿美元。

  我基础都在师部,离火线好近。

  一

  于是两个人冲到地牢门口和卫兵吵起来,那个卫兵凶得很,妈的,正吵着呢,一个胖胖确当官的人正好从外面回来,就问什么情形。

  里面黑麻麻的,臭气熏天不讲,蚊子满天飞,咬一口就立马肿起个大包。我开始憋着气强忍着那难闻的滋味,后来,切实是受不了了,就煽动那个人一起冲出去。

  原题目:老兵口述?|李接福:昆仑关一个坑就埋了4500名牺牲兵士

  后来部队开始南撤,因为我有点小伤,上面讲可以坐火车。火车地板上堆着枪炮、装备,上面一层堆着大米,到处挤满了人,遇到前方有一点点坡度就上不去。

  当时我们营的第一连在陕西西安。

  在全州的时候,连长给我升了中士班长。有些人不信服,讲这个小伙子什么都没做,这么年青凭什么做班长?我讲,连里那么多匹马的掌钉都是我弄,怎么就不能做班长?

  我讲在这里被臭死还不如挨他用枪打逝世!

  磅礴消息今天刊发的文章是抗战老兵李接福的口述故事。

义务编纂:霍宇昂

  走到半路追到本人的连队。认为找到队伍踏实了,那晚就睡得特殊死。成果上衣口袋里好不轻易省下的十多块钱,被人家偷了。你讲晦气不不幸?后来,我们的两个班长每人给了我两块钱。

  队伍一路经由湖南岳阳、长沙、衡阳,最后到了广西全州县休整待命。

  没措施,医官只给了我点碘酒,喊我自己擦,始终把长疮的那里擦到发白,然后咬牙把它撕破以后把脓挤出来。太痛了!我就在半路上休息了晚。

  我屋里头一起有五兄弟,母亲40多岁就逝世了。我10多岁的时候,因为屋里头太穷太苦,我就去做学徒学打铁,学了几天都学不好,又老是不给吃饱。恰好一个当兵的同村人回家省亲,走的时候,我就跟他跑出来了。

  1937年12月13日,南京失守,侵华日军在随后的几个礼拜内制作了震惊中外的“南京大屠杀”,遇难人数超过30万。今年正值南京大屠杀惨案产生80周年。

  点击进入专题

  我和另外几个掌工一起主要就是帮马打掌钉。那个年代,炮兵和骑兵部队都离不开掌工。

  最后我没有去西安,就在全州住了几个月。后来听说第五军二??师骑兵团的一个连里有100多匹马,他们也驻扎在全州县。我和另外一个人就想去投奔他们,哪晓得误打误撞进了他们的师部。

  我得了一双日自己的皮鞋,鞋底都是钉子,走起路来“咔咔”响,那双鞋我穿了好几年才烂呢。

  1938年9月的一天晚上,我们趁黑坐轮船去田家镇长江边布防。第二天一早,我们二连和三连两个连队就已经分辨架好四门炮在货色两岸,就等鬼子过来。

  听讲桂林甲山有个枪炮修理厂,我去那里做了几个月修理工。

  我原名叫尹振龙,老家是河南鹿邑县大尹庄村的。

  我们顺着长江岸边,边跑边打,边打边败,跑了四五百公里以后才到汉口。

  没多久,上面命令要我们连队把马匹、兵器、设备送往兴安县,然后从那里坐火车去西安。

  昆仑关的战役中我们伤亡很大,听说在清算战场的时候,光有一个坑就埋了4500多个就义的士兵。

  第二??师师部有个专门负责给马看病的少校医官,年事有50多岁了,他因为和军长杜聿明关联好,有点势力。有一回,他的烟枪被师部缴掉,就直接跑去找军长讲情,竟然又要了回来。医官让我跟着他,帮着治理十多匹马,没事的时候抓点虫子帮他喂喂鸟,还有鸦片抽,快乐得很!

  5月左右,桂林到龙胜县的公路上要修路工人,我就跑去那里修路了。一年多后,公路修到临桂庙头乡的时候,我在工地邻近黄塘认识了一个姓李的当地人,她认我做干儿子,我随干妈改姓李了,后来又有人先容了本县的姑娘张氏给我意识。

  要不是连长发明他们,我们差点儿全体给日本鬼子打死了。

  白天,日本人的飞机开得好低,他们在飞机上用机枪对着地面猛扫。中国人根本是被鬼子的飞机炸死和被机枪打死的。

  我们的士兵都是不怕死的,那时白天休息,到了晚上才静静开从前布阵,在敌人密集的穿插火力和大批飞机轰炸下,常常一打就打到天亮。日本兵的火力太激烈了,而我方士兵通常冒着枪林弹雨往前冲,一仗下来,阵地上时常血流成河。

  哦,本来是他们的主座,我就赶紧讲,我是独立炮兵第六营的掌工,来投靠二??师的。顾问长听完我的话以后讲,让我看看你的技术,要错误付的话就枪毙你!

《抗战老兵》

  四

  三

  由刘玉创作的《抗战老兵口述历史》今年8月由广西师范大学(微博)出版社出版,转载获作者受权。

  人民日报钟声:国行公祭 为佑世界和平

  人民日报评论员:国度公祭日构筑民族记忆独特体

  民国三十一年(1942),我和张氏结婚以后,就正式留在临桂了。后来我们生了两个儿子、一个女儿,当初加起来有九个孙子喽。

  医官后来喊我当副官,老子没当。我想啊,当了官就回不去了,而且钱也不多,www.39926688.com,没当!

  开始的时候,看见那些鬼子就和蚂蚁一样的多啊,我们的野战炮射程底本可以打12公里的,打到最后炮发烧了,只能打到8公里左右了。那时候一直拿起炮弹就放,拿起炮弹就放,那炮弹炸得响啊,我的耳朵现在都仍是聋的!打到下战书3点左右的时候,炮弹都快打完了。直到下昼4点多,才把他们打退。

  留美女生拍南京大屠杀主题片 纪念“华小姐”

  日本民间南京大屠杀研究者小野贤二:我与时间赛跑

  多少个月当前,民国二十八年(1939)年底昆仑关战斗打响,咱们军队接到命令开赴昆仑关。步队坐火车到了柳州就开端步行,师长戴安澜骑着马由马夫牵着走在前面,我们走路的跟在后面,一路爬过十万大山开往昆仑关。广西好庞杂的,据说六??团走到半路被当地人抢了,还挨打伤了好多人。

  那时候只晓得履行命令,有时候也不晓得日本鬼子是从哪个地方过来的。有一天,有几个被打散了的日本兵呈现在我们眼前,我和几个战友二话不说把他们毁灭了。

  上面讲人到了西安以后,每个人发两个月军饷,而后就地遣散,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。营长开玩笑讲,我也要失业了,到时候在西安开个饭馆算了。他有钱啊,当营长的吃了那么多军饷。

李接福(尹振龙)

  那时候双方好多大炮在对射,枪炮声、厮杀声都听得好明白。

  民国二十九年(1940)1月,打完昆仑关以后队伍又走回柳州,然后坐火车到湖南祁阳休整了几个月。我不想再当兵了,找了个人来顶我的地位,然后请假到全州县住了一阵。

  田家镇是长江北岸最主要的军事重镇,与南岸的马头镇、富池口相响应,构成长江屏障武汉的门户,因此,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派出重兵镇守。武汉会战前,公民党军统帅部在田家镇设立了“田家镇要塞司令部”,驻有炮兵部队和一个步兵守备营。

  1917年6月诞生于河南鹿邑县大尹庄。1936年参加中央直属独立炮兵第六营,加入了武汉会战。1939年加入第五军二??师,参加昆仑关战争。后流浪桂林打零工营生,现居桂林市临桂县庙头镇。

  轰??轰??

  晚上我们的队伍比拟厉害。部队下令,抓到一个俘虏给几十块钱光洋,我们当兵的讲,不知晓什么时候自己就死了,要钱有什么用?所以见到鬼子就直接杀了。

  80年前南京防空警报响起 蒋介石做了这样的决议

  那天走到半路的时候我们跑去湘山寺里躲雨,结果被他们师部的卫兵当逃兵给扣下来,说前方正打仗呢,你们两个怕死鬼想开溜?信不信关你十年。

  开火的时候,日本鬼子个别白天用飞机轰炸配合步兵出击,我们重要是晚上摸黑举动。天天到下午6点以后战场上才宁静点。

  我们把炮整理好,然后用马套起,其中有一门炮拉不上来,想想反正也没有炮弹了,就没管它,拉着其余的七门炮赶快跑了。这一仗我们炮兵死了十来个兄弟,维护我们的步兵死得比较多。

  1937年8月,部队奉令调往湖北省武汉下游的长江北岸田家镇半壁山一带防守。

  第二天持续上路,一路上人多得很。有些逃难的妹娃子也跟着我们走,还有些跟在队伍后面逃难的小伙子,只有报个名字就算是士兵了。

  当时我就想:我操!这样炸下去,也不晓得老子这百来斤菜未来是要被黄狗吃还是黑狗吃!所以后面再碰到危险的事,一有机遇我就跑下来,当兵不是好当的!当兵的人在战场上就比如讲是死了没人埋。当兵的脑袋都是背在背上的,哪时候掉了都不晓得。

  在卫兵的监督下,我当场打了一副掌钉给他们验证。

  “哪里有药啊?”

  南京大屠戮遇难同胞留念馆原馆长:公祭中吸取力气

  我的妈呀,老子打仗不被打死,差点给当成逃兵打死!全靠老子技巧过硬,这样才是进了第二??师。

  视察军官一边用千里镜察看,一边喊口令指挥炮兵,远间隔多少公尺(米),近距离多少公尺(米),爆炸时光多少秒,接着喊:“发射!”

  日本人也很狡诈,看那个地方太窄,他们的船只危险,又有我们的炮兵扼守,蛮难通过的,就派了大量步兵曲折过来包围偷袭我们。没多久,负责掩护我们炮兵连的步兵顶不住,被打退了。我们连长用望远镜观察四周战况,发现有一队步兵正向我们的阵地聚拢。他讲:“不对,这不是我们中国兵,这是鬼子!”

  卫兵喊了声:“参谋长,你来得正好!”

  卫兵不容分辩把我们直接押到湘山寺的常设水牢关起。那哪是人待的处所?

www.28057.com  |   彩霸王论坛  |   118kj开奖现场开奖记录  |   黄大仙34563精准玄机  |   开奖快报4676cc  |   1378900.com  |   www.99876.com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